首页 > 校友中心 > 校友专访
undergraduate
田华茂
职称:成都银行行长

人物简介田华茂,成都银行行长,经济学硕士,高级经济师。西南财经大学80级金融系。获得2010年第一届四川文化大典“文化责任奖”。


《校友》您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是什么样的机缘巧合使您进入银行工作的,并取得今天的成就?

田华茂进入银行工作是历史的机遇,当时我们正好赶上欣欣向荣的80年代,那时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大学生少,比较好分配。就个人的体会而言,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干一行,爱一行,不要好高鹜远,要脚踏实地。每一个人都要尝试从基层做起,在每一个岗位都要尽力作出成绩。通过做好记账、点钞这些基础工作,可以从中感受到最本质的资金运作过程,可以在头脑里形成对整体流程的清晰脉络。没有基层工作经历,对基础业务不熟悉,是不能从本质上理解工作岗位的,也不能发挥其应有作用。


《校友》在您这么多年从业过程中,您奉行什么样的工作理念?

田华茂就我个人的体会,总结起来叫“无愧”。具体包括两个方面:首先是无愧于这个时代,就是要与时俱进,不管是你是什么学历,都需要不断的学习,向书本学习,向他人学习,而且一定要躬行和实践。第二是无愧于自己的岗位,要对得起自己的工作和收入,特别是对于年轻人,大家都有雄心壮志,更需要脚踏实地,更需要怀揣一颗感恩之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这样,每到一个阶段,才能有不一样的收获。


《校友》2010年10月20日,您在财大做了一个主题为“现代商业银行风险管理”的讲座,会上您对银行风险做了全面阐述,并引用《易经》、儒家文化风险意识案例。具体到成都银行来说,风控现状如何?

田华茂成都银行始终坚持稳健的风险管理战略,近年来通过持续加强风险管理的系统化和标准化建设,风险管理能力取得了很大进步,资产质量稳步提升,截至2011年9月末,全行不良贷款率0.56%,未发生重大案件事故。今年,我行新的信贷管理系统已成功上线,通过统一客户准入标准,优化申报审批流程,强化贷后管理,完善风险转移及处置措施等,实现了对信贷业务贷前、贷中和贷后的全流程管理;同时,我行将先进技术与数量模型运用于风险管理,在信贷管理系统中嵌入了两个重要的计量模型,一个是与标准普尔评级公司合作开发的客户评级模型,共15个评级模板,这些模板从不同维度对主要存量客户类型和重点潜在客户实现了全覆盖;另一个是授信模型,利用授信模型的运算结果来确定我行对客户可接受的风险边界,有效提升信用风险精细化管理水平。在信贷审批方面,我行设立了公司客户、中小企业和个人贷款三大审批中心,并推行专职审批人制度,在成都地区实现了专业化、集中化的“信贷工厂”审批模式,有效提高信贷风险把控能力;在异地分行,则通过派驻独立风险官,实施“嵌入式”的审批管理模式。我行在依靠制度办法和信息系统进行风险管理的同时,对信贷从业人员特别是关键岗位人员和牵头负责人,切实加强业务培训和职业道德教育,有效防范风险管理中的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


《校友》:成都银行的发展战略如何?现今许多地方性商业银行攻城略地,都已经将触角伸到外省,在地域外寻找市场机会,比如哈尔滨银行,渤海银行,您怎么看待?

田华茂成都银行自1996年12月成立以来,始终秉承“服务区域经济、服务中小企业、服务城市居民”的市场定位,坚持走差异化、特色化发展之路,把稳健经营放在第一位,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谋求长期可持续发展。2010年,我行制定了2010-2014年发展战略规划,主要目标是在快速发展中完成业务结构优化,形成中小企业和个人金融业务的市场地位和品牌;优化业务流程,培养核心竞争力;深入实施跨区域经营,“做精成都、做实四川、做强西部、辐射全国”;发展消费金融公司品牌,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完成上市准备工作,努力打造核心竞争力,实现从传统城市商业银行向西部领先、全国一流综合金融集团的新跨越。

对于跨区域发展,我在2011年9月广州召开的中小商业银行CEO论坛上专门做了关于城市商业银行跨区域发展的发言。我认为,城商行跨区域发展大有可为,通过实施跨区域发展,有利于弥补国有大型银行、全国股份制银行的市场缝隙,完善国内金融体系;有利于创造公平竞争的金融环境,实现参与主体多元化,形成定位互补,促进城商行经营管理和服务质量上层次、上水平;有利于区域经济的进一步发展,通过参与跨区域竞争,可有效促进城商行不断丰富业务品种,为企业客户提供跟随服务,从而充分发挥其资金集聚能力与资源配置能力;此外,还有利于分散城商行的地域风险和行业风险,提升城商行的品牌价值。但是,跨区域发展不应该是简单的“做大”, 城商行绝对不能抱着“跑马圈地”的心理,而是要从产品、管理、服务的差异化特色化入手,走“精品银行”、“特色银行”之路。对成都银行来说,跨区域发展走得比较稳健,截至目前,我行在省内成立了广安、资阳、眉山三家分行,在省外成立了重庆、西安两家分行。我们的跨区域发展目标是在不断优化组织管理构架和业务流程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市场定位,坚持自己的市场定位,充分发挥在中小业务方面的先发优势,深耕细作,开展差异化竞争,打造特色银行。


《校友》利率市场化将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存贷差将逐步缩小,成都银行怎么应对利率市场化挑战?未来几年,成都银行发展重点在那里?

田华茂“逐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已经列入了“十二五”规划。一旦利率市场化成为现实,短期内利差收窄将成为必然。从2010年上市银行年报看,即便中间业务收入增长较快的五家国有大型银行,其利存贷差收入占比也仍然高达80%左右。利率市场化无疑将对银行业的盈利模式形成巨大的挑战,商业银行如果不进行创新,不在经营模式上取得突破,将很难适应利率市场化趋势,而留给商业银行的时间已经不多,因此,如何适应利率市场趋势已成为商业银行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我行将通过加强产品创新和经营模式创新,实施多元化发展战略来有效应对这种挑战。随着企业改组、联合、兼并、租赁、上市、债券发行等多种产权制度和经营机制改革方式的推行,企业在资本运作及咨询方面将产生更大需求,商业银行可凭借资金、网络、信息等优势大力发展投行业务。今年,我行已经成立了投资银行部,下一步将以财务顾问、融资顾问等为业务的基点和重点,加大各种业务资格的申请力度,并积极试办结构性融资、企业并购资产重组等新兴业务品种,力求满足客户需求。与此同时,我行将在继续重点支持重大产业转移项目、民生工程、中小企业、个人金融业务以及涉农经济发展的基础上,积极开展贸易链融资,大力发展资金交易、私人银行、财富管理、电子银行等新兴业务,促进中间业务收入较快增长。


《校友》成都银行IPO之路如何?有什么挑战?

田华茂公开上市对城商行持续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既有利于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建立持续的资本补充渠道,又有利于加强市场监督,提升综合经营管理能力。我行已将上市规划纳入到《2010-2014年总体战略规划》中,并将上市工作作为“内强素质、外塑形象”的重点工程。目前,我行股权清理、瑕疵物业清理、对外投资清理等基础工作已基本完成,上市各项准备工作正在稳步、有序的推进中。当然,在IPO的过程中,我们将在经营管理、结构调整、人才储备等方面面临诸多挑战,我们将以优秀上市银行为标杆,继续完善公司治理,不断夯实发展基础,加快结构调整步伐,着力优化监管指标,努力提升发展质量,实现长期可持续健康发展。


《校友》:您怎样看待成都银行与国有大型银行的关系,与其他商业银行的关系?成都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

田华茂各种类型的银行都是共同促进经济健康发展的重要力量。成都银行与国有大型银行及其他商业银行之间,既是竞争关系,也是业务互补与合作关系。通过与国有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之间的业务竞争与接触,有利于学习先进的管理理念,及时掌握先进金融机构的业务信息,重新审视和明确自身的市场定位,合理选择目标客户,从而在业务上形成互补优势,满足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中多层次的金融需求。我行一直秉承“服务区域经济、服务中小企业、服务城市居民”的市场定位,坚持走特色化、差异化的发展之路,具有大型银行及其他股份制银行所不具备的信息和体制优势,如与地方经济关系密切,熟悉当地客户情况,市场反应迅速,决策链条短等,这些优势有利于谋求竞争同质化下的业务合作,提高业务办理效率和加强风险防控,为地区经济发展提供更优质、更多样、更便捷的金融服务。


《校友》:成都银行作为一家地方性商业银行,在做好企业自身经营的同时,是怎样践行企业社会责任的?有没有一些具体措施,案例?

田华茂作为一家地方法人银行,我行在15年的发展历程中,始终以“造福社会”为使命,积极投身地方经济社会建设,大力支持城市基础设施、城乡环境整治以及小微企业发展,主动参与文体教育卫生等社会公益事业,认真履行社会责任。我行在成都市率先开办下岗再就业个人小额担保贷款业务,使上千名下岗职工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2010年8月,我行与成都市建设委员会联合发行了全国首张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代发专用卡——锦程建设卡,切实保障广大农民工合法权益;2010年10月,我行又与成都市红十字会联合发行首张公益主题卡——锦程红标爱心卡,并将持卡人刷卡消费额的万分之五作为捐赠款,建立“锦程红标爱心专项资金”,用于救助成都市城乡低收入困难家庭。“5.12汶川特大地震”后,我行迅速组织三场大型捐款活动,并在第一时间改造完成公交车“流动银行”赶赴灾区,为灾区人民提供及时的金融服务;灾后重建阶段,我行把为灾区提供灾后重建贷款作为重点工作,截至2011年9月末,我行对灾后重建贷款授信总额达58.8亿元,累计投放灾后重建贷款达49.4亿元,以实际行动表达了对灾区同胞的关爱和援助。我行还在贫困乡镇开展定点帮扶工作,提供资金帮助改善基础设施、发展农业生产等;每年坚持“慈善一日捐”公益活动,在行内发起“春芽扶助资金计划”,向凉山彝族自治州“板凳工程”捐款,并积极参与青海玉树地震捐款、甘肃舟曲及四川特大山洪泥石流捐款等社会捐助活动。